首页 > 贝太论坛 > 我爱我家 > 是什么让我们渐行渐远


作者 留言
  • 君莫丶问
  • 配菜工
  • 年龄: 46
  • 十二宫图: 摩羯宫
  • 注册时间: 2015-01-13
  • 最后登录: 1970-01-01
  • 帖子: 4
  • 积分: 80
楼主 发表于 2015-01-13 14:53 星期二 引用回复

发表主题: 是什么让我们渐行渐远

是什么让我们渐行渐远

  小醒是我的发小儿,我从小到大干得坏事都有她的见证。小醒的父母和我父母是同学,又在一个村,这就注定了我和小醒必然的死党关系,她家在我家对门,年幼时我们常常睡在一起,吃在一起,形影不离,如漆似胶。曾经一度怀疑,如果小醒或者我有一个是男的,那一定会娶了对方……

  小时候的我特别调皮捣蛋,干过很多坏事。而这些坏事很多都是为了小醒。三岁时,我和小醒在村子的麦场玩耍,小醒拿着蜡笔,为我画像,按她的要求,我竖着两根手指,傻傻的在一个桐树下笑。我没有看到小醒的画,而是看到村子里的小霸王从她头上跨了过去,小醒哭了,她说:妈妈说,被跨过的人不会长高。(事实证明,妈妈是对的,长大的小醒没有突破一米六。)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追上小霸王,将他打倒在地,被我抓破了脸的小霸王,在我的威逼下,不得不向小醒道歉。五岁,我和小醒被爸爸送去了村里的学前班,小醒温柔恬静,而我没心没肺。小醒喜欢画画,而我喜欢冲锋枪。很多时候,小醒都是甜甜的坐着,看我跟其他的男生打架,从不担心我受伤,因为在小醒的眼里,我才是超级无敌的小霸王。六岁,小醒升入了镇上的小学,而我则因为生日太小,被爸爸逼迫再读一年学前班。这样,小醒比我高一个年级了。小醒放学的时候,我总会拿着自己的算术本,去她家跟她一起做作业,问她大学校的情景:大学校里面有没有滑滑梯啊?小醒笑得很甜美:幼稚啊你,大学校里面是去读书的。呵呵,六岁的小醒嘲笑比她小三个月的我,真是幼稚可笑。小学的我们,每个节假日都在一起度过,一起写作业,一起玩花包,小醒喜欢玩的,我都努力的做得很好,我不想失去小醒这个朋友。可是,小醒喜欢的真多,往往一个游戏我刚刚学好,小醒就又换了一个游戏,我又不得不去学新的,可是我从不厌烦,乐此不疲的跟她一步一步。像个勇敢的战士,永远不让她受伤。

  十三岁,按我们的习俗,需要完成人礼。我跟小醒同岁,家里觉得仪式可以一起举行。那天,小醒家来了很多客人,英子阿姨给我们买了一样款式的毛衣,我的是米黄色的,小醒的是粉红色的。敬酒的时候,个子比较高的我,站在小醒身边,小大人的拍着她的脑袋:小醒,记着跟大家说 多谢照顾 。 小醒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巴:你会的,我也是会的。我憨憨的挠挠头,傻傻的笑了,小醒则脸涨的通红,嘴巴抿得紧紧的。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小酒杯,我则抱着一个大大的酒壶……眼急手快的叔叔,用相机帮我们记录了这珍贵的时刻,那张照片我们都一直保存……小醒的爸爸不怎么喜欢小醒,他总是说,小醒要是男生多好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总会在角落顶嘴,小醒以后会变得很漂亮,不理你。小醒的爸爸不喜欢小醒是有原因的,因为小醒的成绩没我好,年级里面,我不是第一就是第二,而小醒是在那个长长的排名册里找不到的……十四岁,我读初一,小醒读初二,读初二的小醒已经出脱的异常美丽,似一朵荷花,清新淡雅,媚而不俗。学校喜欢她的男生一把一把的,作为小保镖的我,担负起了帮她挡追求者的任务。小醒第一次收到情书,是在一个秋日的午后,我正在教室睡觉,小醒来找我,隔着玻璃窗,我看到她的嘴型:出来下,快点有急事。我不知所以,快步跨过前面的桌椅,跑到小醒跟前,还没站稳,就被她拉到了操场上的老槐树下,她说:我收到情书了,是段晨写的。我知道段晨,是初三的学长,高大帅气,总是酷酷的,后面跟了一群小弟。我不觉得他配得上小醒:那又怎么样?小醒习惯性的涨红了脸:他像道明寺。小醒喜欢道明寺是我夏天的时候知道的,我们一起躺在我家后院的竹床上,我指着天上的五颗星星说:小醒你看,那是唐僧和他的三个徒弟,还有白龙马。小醒痴痴地笑了:你怎么这么幼稚,还看孙悟空,叫我说啊,那应该是F4和杉菜。隔着微弱的月光,我看到小醒的眼里有种奇异的光芒,这种光芒也许就是期许吧。后来,我知道了,原来小醒喜欢看偶像剧,喜欢看流星花园。小醒说,她也要做杉菜。我却想,小醒比杉菜漂亮多了。

  小醒跟段晨在一起了,她说段晨像道明寺。她说,段晨给她买玫瑰花了。她说,段晨为她打架,胳膊都受伤了。只知道好好读书,健康运动的我,体会不到小醒恋爱的幸福,但是,只要小醒开心,我也觉得很开心。初三结束,小醒没有考上高中,她的政治很差劲,喜欢艺术的小醒,觉得条条框框的政治是对生命力的摧残。小醒的父亲开始骂她,我知道小醒很难过,因为段晨家有钱,他一定会去读高中的。秋天到了,我去找小醒,我说,小醒复读吧,我们一起上重点,上段晨的学校。第一次,高傲的小醒在我面前露出了失望:你成绩那么好,去哪里还不是没问题的事。我不知怎么回答她,只是用实际行动开始督促她学习。每个放学的傍晚,我都把小醒叫到我的房间,大大的写字台前,我们一人一端,埋头苦读。筋疲力尽的时候,小醒总会跟我讲她跟段晨的事情,甜美的笑容挂在脸上,似一朵含苞海棠,粉嫩娇柔,令人陶醉。遇到难题的时候,小醒喜欢眉毛拧在一起,嘴唇咬着铅笔。直到现在,我还记的,那时小醒拿着铅笔问我辅助线应该画在哪里的样子。

  一年之后,毫无疑问的我和小醒都上了重点,小醒在普通班,而我依旧在重点班。我站在重点班豪华的教学楼上,正好可以看见小醒的班级。不远处的她,依旧静静的坐在桌前画画,时而低眉,时而思索。我想,小醒真的是个艺术家。学校里开始传言,高一来了位冰山美人,而只有我知道,小醒的冰是冷到心里的。开学那一天,我和小醒看到了段晨,他冷漠穿过小醒身边的样子,不仅刺痛了小醒也刺到了我,那天晚上,小醒来找我。躺在我大大的床上,小醒眼睛一眨不眨,我轻轻的翻书,看心理辅导,我想知道怎么可以帮助小醒。许久,小醒说:筱筱,我想喝酒。我放下书,偷了我爸的几罐啤酒。小醒一口气喝了三罐,我瞪大了眼睛,看得惊心动魄。小醒居然有这么好的酒量。那晚,小醒醉了,醉了的小醒一直喊段晨,他给她买流氓兔,他替她绑鞋带,他带她去唱歌,他为她打架……喊了一晚上。她的泪浸湿了我的枕头,也让我的心变得潮潮的。小醒开始拼命的画画,她的画我看不懂,大多时候都是一个人的侧面,我看不到他的容颜,可我知道那是段晨。小醒也变了,本来喜欢独处的她变得更加孤单,而我也开始为了高考奋斗,无暇顾及小醒的我,觉得自己背叛了她。小醒的同学说,小醒从不和班级的同学主动讲话,而且脾气古怪,动不动就发火。每当听到这些时,我总莫名的担心,可是,小醒已经不再和我说她的心事了。直到高一暑假的一天,小醒开心的告诉我,她遇到了赵安。赵安是我们隔壁班的班长,相貌英俊,温文尔雅,不及段晨帅气,却待人温和。小醒喜欢赵安,可是,赵安喜欢叶子,叶子是小醒的舍友。小醒在赵安宿舍前等他的时候,赵安正在给叶子打饭,小醒在为赵安的生日买礼物时,赵安正在给叶子买发卡……小醒不是不知道,她只是傻傻的以为,她的付出,他可以看到。小醒追了赵安一个学期,直到高二寒假,小醒来找我,她依旧喝了酒,被段晨抛弃之后,她喜欢上了喝酒。喝醉了的小醒,没有在大喊大叫,而是用冰冷的声音告诉我:得不到那就毁灭!我仍然惊心动魄的看着她,看着这个我不曾见过的小醒。

  叶子来找我的时候,是一个夜晚。叶子表哥来学校看叶子,有人举报,叶子卖淫,还带了一个男人来宿舍。倔强的叶子愣是一句话也没说。直到校方叫来叶子的家长,表哥也来了。事实查明,叶子被人诬陷。自觉惭愧的主任,不断的向叶子当局长的爸爸解释,一定会把诬陷者找出。听完叶子的话,我忽而的就哭了,我不敢在去叶子的宿舍,我害怕看到让我恐惧的小醒。我告诉叶子,是我举报的。叶子睁大了她圆圆的眼睛:是小醒吧。我求叶子,不要为难小醒。我求叶子,不要告诉赵安。被我弄得很烦闷的叶子终于答应了我。后来校方还是知道了,小醒被记大过,并留校察看。我不知道留校察看是要看什么,我只知道成绩好了也许主任就舍不得开除啦。我开始督促小醒读书,告诉小醒不要一直画画,第一次小醒鄙视的看着我:你以为你可以解决问题啊,领导要的是钱。我愣了愣,也许我是真的不懂,可是,在我眼里,单纯可爱的小醒是怎么懂的。那天晚上,我在小醒宿舍等到十二点,她没有回来,叶子说,小醒跟一个男人走了。急躁不安的我朝叶子大喊:你为什么不拦着她?我开始拼命的心痛,我想道歉,可我就是说不出话来。我一直坐在小醒的床上,直到她衣衫不整的出现在我面前,还未清醒的我被她一把抱在怀里。我们都哭了……小醒说那一晚,她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。我没有问她,为什么?只是在她生病的日子悉心的照顾,只是小醒没有再醒来……直到高考前期。

  浴血奋战了三个月,我终于成功的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学。临行前一天,父亲为我准备送别宴。我穿着米黄色的毛衣,身边却没了粉红色毛衣的小醒。小醒的父亲喝醉了:一起读书的,小醒就是个草包……我走过去叫了声叔叔,我不想听到他的咒骂,更不想让小醒听到。

  送别宴一直持续到晚上,小醒始终没有出现。夜里十二点,我坐在书桌前整理我们曾经复习的材料,我听到门外轰轰的汽车声,打开门的时候,我正好看到小醒爬出院子上了那辆车,我站在后面大喊:小醒回来,小醒回来……喊得声音嘶哑,喊得全村的人都听到了……可是小醒没有听到,那辆别克gl很快的拐出了村口……

  上了大学的我,常常会想起小醒,母亲说,小醒去复读了。小醒还是有基础的。我给高中的同学现在的小醒舍友打电话,问她小醒过的怎么样。她愤愤的告诉我:小醒就是一神经病,整个宿舍都被她搞成了神经病。有时候小醒一个礼拜都不回宿舍,有时候小醒半夜爬起来读英语,有时候小醒喝的醉醺醺的喊一晚上的人名,有时候又拼命的画画,不吃不喝,也不许别人在她面前吃喝……我又掉眼泪了,好奇怪,长大了的我,却比小醒还变得脆弱。

  大一回去,母亲说,小醒没有考上大学,去了一家饭店打工,我去母亲说的那个饭店,没有看到小醒,却看到一个猥亵的老板……

  大二回去,一个月,母亲没有提起小醒,直到临行,母亲才悠悠的说,去看看小醒吧,她刚从戒毒所回来。我走进小醒房间的时候,她依旧在床上画画,听到我的声音,她用被子蒙住了头。一幅一幅的画,我全看不懂,只是看起来很像令人恐惧的骷髅头。我背对着小醒,尽量平静的说:小醒,去上艺校吧,学画画,我永远给你做模特,等我挣了钱,我们就办个画展。良久,小醒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:这辈子我最恨的人就是你,你拿走了我所有的骄傲。瞬间的惊讶一闪而过,我明白了所有,明白了小醒为什么不再跳舞,不再弹琴,不爱读书,不喜欢穿粉红色的毛衣,不喜欢写文章了……每次她的付出都会在最后成为我的衬托,我拿走了了她所有领域的骄傲,除了画画,除了段晨……我泪如雨下,泣不成声:小醒,对不起。小醒,对不起。小醒,对不起……那天晚上的我一定是傻了,只知道说对不起。我不知道,小醒的骄傲是在骨子里的,这种骄傲也是不允许我去夺取的,即使是最好的朋友,小醒也不知道,在她面前的我是多么的自卑。

  走出房间的时候,我告诉小醒:我们不再是朋友了,永远也不是了……

  我听到一声脆响,我知道,是那张照片:米黄色毛衣的我,粉红色毛衣的小醒,我憨憨的抱着一个大酒壶,傻傻的笑。小醒小心翼翼的拿着一个小酒杯,脸涨得通红……
推荐:河南最好的白癜风医院
君莫丶问现在离线阅览用户资料 (Profile)发送私人留言 (PM)
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:   
转跳到:  
不能发布新主题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
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
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
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投票
无法 在这个版面附加图片
无法 在这个版面下载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