栾峦,最有味的“宅门菜”

2014年05月18日  贝太厨房

栾峦喜欢追寻纯粹的味道,他会做被称作“家宴”的菜式。这种菜因为工序繁复,用料精良,有人叫它“宅门菜”,让人一下子想起了几百年前荣国府里王熙凤口中的茄鲞,一味茄子倒要十几只鸡来配,也让人想到了苏童笔下那大红灯笼高高挂的陈府,演绎着大宅门里的“精致”人生。

听栾峦聊小日子

大宅门

说起“宅门菜”,栾峦会首先谦虚地纠正,自己做的只是老家太原自家年节餐桌上的“家宴”。虽然听说过祖上也是太原当地数得着的资本家,可毕竟没亲眼见过,那称得上宅门里的享乐生活。在他记事后,曾经被划为地主阶级的姥爷,就已经是自己给自己做饭了。唯一能印证他曾经养尊处优过的就剩下了姥爷的舌头。是啊,千帆阅过,时过境迁,钱财、地位这些虚无之物已随风逝去,货真价实的只有那专业的味蕾,记忆着当年的繁华似梦。如今说起姥爷,栾峦还是会赞叹,一个曾经的地主少爷,经历了各种运动而能在九十多岁善寿而终,且在八十多岁时还能亲手烹调家宴,让一众儿孙无不称奇,及至更大几岁年纪做不动了,也会像个行政总厨似的品鉴七个儿子所做家宴菜式,并一一细数口味上的欠缺。

一个小店

成为家宴传人后,栾峦也有了新的困惑,虽然他努力地传承,有时却无法还原记忆中的味道,他疑惑过手法,工序,最后发现,和以前不一样的是所用食材的味道,很多人也会有同感吧,虽然现在天天能吃到西红柿,可西红柿的味道好像没了。一次妻子的乡间亲戚捎来的“野味”一下子唤起了他对于儿时口味的记忆。自此以后,他和妻子就一发不可收拾,总想变着法子吃到那乡间的味道。看来并不是味道没了,而是味道需要找寻了,为了满足自己的口味,也好像是肩负了某种使命,栾峦开始了寻找,他要踏遍祖国山河,去寻找那遗失的味道。让很多人无法想象的是他不仅自己身体力行,还动员白领一族的妻子,一起放下优越的工作,一起去寻找食物最本真的味道,找到了还要跟那些志同道合的人分享。

本文导航

栾峦,最有味的“宅门菜” 发表评论

相关阅读